求求你们不要公开处刑

一个小脑洞:
有一天,酥皮变成真正的酥皮了。
怎么办?
当然是吃♂了♂他♂啦hhhh(假的)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图二酥皮像是在说:
布鲁斯我怀了你的宝宝 你开不开心啦。 (((o(*゚▽゚*)o)))
泡芙图片来自百度
这只是一个丧病的脑洞
———————————————————
一如往日的平常一天,蓝天白云晴空万里没有暴风雨,但是有新的入侵者。



一如在漫画、动画、同人文里都会出现的场景,在敌人发出一道意味不明的魔法射线后,超人再一次因为他永远为负的闪避能力,凭自己的本事被魔法射线击中了。
众目睽睽之下,超人在天空中停驻了数秒,然后一头栽倒在了地上。闪电侠用他一个月的午餐券发誓,蝙蝠侠那一瞬间的阴沉表情绝对能够吓的整个阿卡姆的罪犯包括小丑都不敢再作妖了。所有围观群众的心都随着超人的坠落颤抖了起来。



闪电侠凭借速度第一个冲到了超人坠落的地方,然后露出了一幅难以置信的震惊表情。就在蝙蝠侠耐心高磬即将大吼出声的时候,巴里终于停止了他的颜艺表演,然后从废墟中拎出了——一块儿酥皮泡芙???



“闪电侠!战斗的时候不要想着吃的东西!”蝙蝠侠终究还是大吼出声了。



正联的战后会议上,气氛压抑,一片的愁云惨淡,所有人都流露出了一幅“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的表情。而这一切的原因都来自于桌子上那块儿正跑来跑去的酥皮泡芙。



海王盯着桌子上的那块儿正撒着欢的泡芙,心情如亚特兰蒂斯的海浪般波澜起伏。即使扎塔娜已经认真仔细的检查过了一遍,断言这种魔法没有伤害性,最多一周超人就能恢复,海王依然感到难以置信这块儿看似普通的泡芙会是他崇敬喜爱的亲密战友。它不过是比普通泡芙多了一双水晶糖般闪耀的蓝眼睛,巧克力制的“S”胸牌以及头顶的巧克力小卷毛,绵软的棉花糖红披风以及正在哒哒哒的撒欢儿的巧克力手脚,一路跑还一路洒落糖霜——妈的!——海王猛地一拍桌子:这根本就不是一块普通的酥皮泡芙!这是一块儿超级无敌巨他妈可爱的super泡芙啊!



“扑通”,似乎是被海王突然拍桌子的举动吓了一跳,酥皮克拉克一个屁股蹲儿摔在了桌子上,委屈而茫然的眨着它的豆豆眼,身旁散了一圈的糖霜连奶油也差点洒了出来。



“天啊亚瑟你吓到它了!”



“亚瑟快把手放下去!”



“上帝啊!亚瑟你太粗暴了!”



亚瑟不出意外的得到了战友们的一致谴责。



就连正忙于处理super变酥皮所引起的全民过于狂热的议论浪潮的蝙蝠侠,也抽空递给他了一个“蝙蝠侠不赞同的目光”。



最终,在一切事务都得到了解决之后,众人(蝙蝠侠)终于有时间来解决这块儿酥皮泡芙的问题了。



由于暂时失去了超能力,联盟决定派一个人在这段时间里保护酥皮克拉克,于是联盟众人在互相对视了一眼后,确认过眼神是要争酥皮的人,一场关于酥皮甜心的争夺战就这样打响了。



大家首先以“甜点不能进海”的原因集体pass掉了海王,而不甘心就这样认输的亚瑟以“将酥皮交给吃货万一被他们不小心吃掉了怎么办?”为由将吃货巴里与哈尔报复性的一波带走,三人正式惨遭淘汰。



接下来的神仙打架,蝙蝠侠以“你没有带孩子的经验(?)”为由踹掉了钢骨,而沙赞在与戴安娜的pk中也因“自己还未成年”而落败。



决胜局,蝙蝠侠凭借本文的蝠超标签以及仗着酥皮不能飞起来反驳他,将两人尚在暧昧的关系直接一口咬定为情侣获得了胜利,戴安娜在试图给蝙蝠侠套真言索套未果后,只能不甘愿的接受了这一安排。



回韦恩庄园的路上,布鲁斯无数次的低头看着正乖乖坐在蝙蝠战机仪表盘上的酥皮克拉克,终于按耐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手,戳了戳小酥皮的头顶装饰用的巧克力小卷毛。在被小酥皮用两根短短的胳膊抱住手指轻轻的蹭了蹭并附赠一个甜度爆表的笑容之后,布鲁斯感到了今天一切的斗争都是值得的。



将战机停好后,阿福已经尽职尽责的等候在了门口。“下午好,肯特少爷,您今天还真是足够的甜蜜。以及,韦恩少爷,鉴于你昨天的小甜饼数量已经超标,我今天将不会为您提供小甜饼了。”又看了一眼正冲着自己努力的挥着小手的肯特小酥皮一眼,阿福表示“我想少爷您今天可能也不需要小甜饼了,鉴于您今日已经摄取到了足够的甜度。”



如往日一样,吃过晚餐的布鲁斯回到了蝙蝠洞继续工作,又与往日不一样,布鲁斯偷偷看着在手边的工作台上正试图搬走一个蝙蝠镖的酥皮克拉克。



小小的酥皮超人与蝙蝠镖也差不多大小,小手小脚无法将蝙蝠镖举起只能慢慢的拖着它向一边移动,一不小心绊了一跤,撒了一地的糖霜,蝙蝠镖也摔回了原地。‘啊呀’蝙蝠侠都忍不住在心里替小东西可惜了起来。



夜间的哥谭市总是犯罪丛生危险重重,蝙蝠侠第二十次拒绝了小酥皮一同夜巡的请求,努力不去看小酥皮委屈巴巴的蓝眼睛,独自离开了蝙蝠洞。



在解决了5个抢劫犯3个贩毒者并制止了阿卡姆的一场小型骚乱后已经是凌晨四点了,蝙蝠侠蹲在滴水兽上,从万能腰带里摸出了一块小甜饼——克拉克今天努力从自己的口粮中省下了一块儿,并在晚上布鲁斯工作时从万能腰带中推出一个蝙蝠镖替换进去的——小东西还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呢。



即使蝙蝠侠理应随时保持阴沉为罪恶分子带来恐惧,此时的布鲁斯吃着这块小甜饼嘴角也忍不住挂上了一丝笑容:他知道,从今天,不,或许是从更早之前起,每晚的夜巡不再只有阿福一人为他担心牵挂了。他的明日之子,他的小镇男孩,他的克拉克,他的爱人,将会在他的背后,给予他无尽的力量与支持。



等布鲁斯回到自己的卧室已经是凌晨五点了,他看了看在自己枕边努力等着自己回来还是撑不住先睡着了的小泡芙,忍不住轻轻的吻了吻它的小卷毛。



“Make a good dream, my love.”


——————————————————


彩蛋:


   “克拉克,虽然酥皮泡芙很可爱,但我还是希望你下次能稍微闪避一下那些看上去就不怀好意的魔法射线。”




   “我凭自己本事被打中的我为什么要躲!”




   “下次你再被魔法变身我就直接把你吃掉!”




第二天,看着被魔法变成兔子的超人。




布鲁斯:………




“少爷,要我准备烧烤的调料吗?顺带一提,鉴于即使变成了兔子超人依旧是超人,我觉得你可能根本烤不熟他。”




“阿福,请闭嘴,谢谢。”

评论(11)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