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你们不要公开处刑

【蝙超/多cp】联盟四季——春季去海上看日出

正义联盟/多cp:联盟四季——春季去海上看日出
“一个优秀的团队应该有他们定时的团建活动!”再一次的战后派对上,钢铁侠得意洋洋的宣布,仿佛已经依靠着Stark Party打败了整个正联。
对此正联成员表示不服
于是开始了自己的团队活动
“你们是小学生的脑子吗?团队活动就是郊游?!”
蝙蝠侠·你们对成人世界一无所知·布鲁西宝贝儿崩溃了
可能是一个系列吧?(我太懒了)
联盟的一年四季
包含CP:蝠超、绿红绿、wondersteve
——————————————————————————————————
虽说已经进入了春季,但美国东北部沿海的温带气候区本就是冬冷夏热,再加上受到拉布拉多寒流和北方冷空气的影响, 即使已经到了来年的1 月份,缅因州的平均温度依然为为 -6℃ 左右,当地的居民仍旧穿着厚重的毛皮抵御着寒冷的侵袭。

然而今日的小镇中却来了一群穿着奇异根(看)本(似)不受冷风威胁的人。

“所以说,我们为什么非要来这个地方?我是说,太阳在哪里都会升起啊?”

绕着小镇跑了10圈,闪电侠巴里终于感觉全身上下都暖了起来。

“早知道我就跑着来了。”

用绿灯戒为巴里变出了一幅手套和围巾,绿灯侠哈尔裹紧了身上闪着绿光的大衣点点头对男朋友的发言表示了赞同。

“缅因州是美国的最东部,伊斯特波特是缅因州的最东部,这里是美国日出最早的地方,也是我的家乡。”

即使寒风凛冽,海王依旧为了维持人设打着赤膊。撴了撴手上的鱼叉,亚瑟静静地眺望着远处一片漆黑中唯一还亮着的微光。

“看见了吗,远处那个灯塔?我的养父汤姆·库瑞曾经就是那座灯塔的看守者。他就是在这里捡到的我。”

“哦,亚瑟......”

“不必安慰我,亚特兰蒂斯的国王不会是一个耽于过往之人,那是懦夫的行径。”

于是大家都沉默了。

黎明前总是最为黑暗,天色黑的像是一块沉甸甸的重铁,在寒风的加持下使人难免怀疑自己已经陷入了塔尔塔罗斯般永不见光明。

海浪夹裹着碎冰呼啸着扑向岸边撞碎在众人脚下的礁石上。巘岩嶙峋,连带着远处的疾风咆哮声就像灾难片中海怪出场的前奏,深黑的巨浪携着互相拍击出的白沫,好似水底潜伏着克拉肯正准备伺机将岸上的旅人拖入永不见光的深渊。

“今天还看得见日出吗?”巴里看上去有些失望。

“我们好不容易来一次,当然我不是说来这里困难,以我的速度只要想来就可以立刻到这里…”巴里低下头。

“我明白”沙赞看上去同样很失望“我们好不容易找到空闲凑齐了整个联盟,要是看不到目标也太难过了。”

“不必心急,东北沿海的天气向来是如此的,我链接了暸望塔的天气监控系统了,今天还是一个晴天。”


伸手呼噜了一把沙赞触感柔韧的短发,维克多也不愿意自己的这位小朋友太过失望。


“别担心,我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了,这里的天气向来如此。”


亚瑟在这座灯塔下长大,看过了无数次的海边日出。小时候的亚瑟尚不明白自己被抛弃的原因,只是一味的纠缠着自己的养父发表自己的委屈。这是汤姆就会带他来看日出。第一次看日出的时候亚瑟也产生了如今日的伙伴一般的担忧,毕竟这天是那么的黑,寒风又这样的凛冽,实在无法让人相信在这中间会诞生温暖的太阳。养父当时的解释亚瑟已经淡忘了,只记得养父温暖厚实的手掌抚摸在自己发顶上的触感,安心而平静。


“是呀,别担心,沙赞。即使天气不好我们还有蓝大个在这里呢,酥皮可以把整个缅因州的乌云都吹走的!”极速者的坏情绪来得快去的更快,转眼之间巴里又快活了起来,闲不住的惦着脚尖在原地蹦蹦跳跳。“什么时候日出?什么时候日出?哇哦,我是说,我长这么大还没有好好的看过一次完整的日出呢!”


巴里的确没有认真的看过一场日出。他倒是记得自己的母亲去世前父母曾在他的哪次生日上许诺带他去明尼苏达州最北端的Voyageurs国家公园看日出,传说那里的二十多个湖泊中能像万花筒一样看见二十多种不同风味的日出景观。这是年幼的巴里能想到的最远的地方。


可惜不是所有的诺言都有实现的那一天。在没有获得神速力之前,巴里流连于实验室与父亲的监狱间,从未停下来仰望天空,这毕竟太寂寥了,将本该甜蜜的三人时光变成一个人的追忆之旅,巴里更愿意就让它停留在自己脑海里最初承诺的幸福时刻。后来有了神速力,巴里能够瞬间环游地球,曾经遥远的距离如今不过在一念之间,可惜神速力也拉高了巴里对于速度的要求,用几个小时的时光去等一场日出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是一件耗费耐力的事情了,对于巴里来说缓慢的日出更是难以忍受。不如说,难以忍受的是那份孤独。


“没关系巴里,下次你可以做我的宇宙飞船,我们去宇宙里看日出。”察觉到恋人的难言心绪,哈尔忍不住出言安慰起男友。


哈尔记得自己第一次在宇宙中看见日出的心情。彼时他刚刚从前辈阿宾·苏那里继承绿灯戒就被召回了绿灯总部欧阿星。作为一名飞行员,哈尔已经习惯了在蓝天最近的地方接触太阳,然而直到他飞出了地球才知道他从未接近过太阳。那光明的球体携带着温暖了几十亿人的温柔,与地球相隔了1AU的距离,遥不可及又近在眼前。那种激荡的心情引得初入宇宙的飞行员忍不住尖叫出声,死死的贴在窗子上直到彻底看不见太阳的踪迹为止。


然而之后的“片警”生涯并不总像哈尔想象的那般美好,事实总是在告诉哈尔英雄没那么好当。在费尽努力的得到了绿灯军团的认可后,哈尔却因为自己的犹豫与怀疑将自己与伙伴们推远了。绿灯军团意在维持宇宙间的秩序,他们认为有时罪恶也是秩序的一部分,然而哈尔却渴望荡尽世间所有的恶行。与军团的理念不合使得哈尔在最终与同伴说明后选择了半退出军团专注于自己的辖区。


离开欧阿星的那天,哈尔坐在飞船上隔着窗口又一次看见了日出。热烈的阳光一寸寸的点亮了黑暗中的土地向前不断地推进,在它的身后是重归黑夜的城市。哈尔看着这太阳,他忍不住愤恨了起来,凭什么——凭什么你毫不沮丧——有用吗?这有用吗!你每照亮一片土地就有另一部分土地要陷入黑暗,你永远无法温暖整个地球,这有用吗?哈尔忍不住想飞到太阳身边去,看看这颗星球会不会沮丧。它就这样照耀了地球46亿年——什么都没有改变。哈尔突然就理解了军团的理念,就像太阳,那么的无情,永远的按照秩序行走,不会因为前路的黑暗而踌躇也不会为了身后人的挽留而放慢脚步。可我不一样,哈尔想,他看着这太阳,温暖的光芒掠过了美国,掠过了海滨城——我不要做守法的太阳,我要做的是太阳的第一束光线,哪里有黑暗就照到哪里,这是我身为哈尔·乔丹的使命,这是我用一生践行的事业。


戴安娜看着眼前这对互相安慰的情侣忍不住快要笑出声了,这就是年轻人间的爱情,激烈又缠绵,记忆中自己身边也曾有过这样一个人让她恨不得一天24小时的与他黏在一起。


亚马逊天堂岛在魔法防护立场的保护下千年来未受外人的打扰,防护罩内四季如春。戴安娜不止一次的跑到天堂到的边际,在海边的岩石上观赏日出。在她记忆中的太阳向来是明媚温柔的,和煦的阳光照的人从皮肤一直温暖到心里。戴安娜就是在这样明媚的晨光中捡回了她的小太阳。


直到戴安娜走出了天堂岛才知道世界上并非只有晴天。英国的天空总是阴沉着的,少见日光,戴安娜却并不讨厌这多变的天气,这是一个相比于天堂岛更有烟火气息的世界,或者说,这是一个有史蒂夫存在的世界。无论是细雨的凉润还是雪花的纷寒,身边总有一双温暖的手,时刻可以握住。


在停机坪上戴安娜看见了此生最薄凉的日出。冷冽的光如同还未干涸的血渍,照在身上是刺骨的寒。飞机爆炸后的残烟还未消逝,与初阳相照映着如同天空中有两轮太阳。即使拥有着神明保佑戴安娜也忍不住打起了寒颤,她清楚的知道,她的太阳坠落了,即使后来无数次的抬头看见太阳,也不是她的那一轮。


“即使我有能力吹散全世界的乌云——巴里,我们最好不要随意的使用超能力。”


克拉克无奈的笑着劝解自己郁闷的队友。不要轻易的使用超能力,这是他父亲用生命给他的告诫。自小学克拉克第一次听见全世界的声音起,克拉克就陷入了对归宿无止尽的追寻。直到某一天某一刻,克拉克在自家的玉米地里收到了来自宇宙的召唤,或者说是来自太阳的呼唤。像是某种奇异的感受在身体内突然的复苏了,过往的一切突然就变得通透而清晰,身体的本能让克拉克不自觉的追逐着太阳的光芒,直到听见了玛莎的惊呼声他才发现自己已经悬浮在了空中。


超人被人们誉为人间的太阳,超人所到之处永远都伴随着光明的到来。克拉克自己却曾经用一整天的时间追逐太阳,他飞过了24个时区看到了24个日出,不同地区的日出景致相同的悸动,克拉克忍不住想起了曾经听说过的中国神话中的夸父,他怀疑自己也会在无尽的逐日中直至死亡。最终耳边的呼救声将克拉克唤醒,克拉克放弃了太阳选择了人类——神子最终选择了垂怜人间。


“倒是你,B,会失望吗?如果看不见太阳。”


整个联盟中大概也只有克拉克敢和蝙蝠侠明目张胆的开玩笑了,在长期的搭档中克拉克已经练就了能够忽略“蝙蝠侠不赞同的目光”的绝技,毕竟是世界最佳搭档。


哥谭的天气向来是阴沉的,每一个哥谭人都习惯了这一点,阳光似乎也能感受到哥谭浓厚的犯罪气息总是不愿意过多的光顾这片土地。布鲁斯并非没有见过日出,在他数十年的外出游历生涯中,布鲁斯见过世界各地的日出景象。或壮丽或繁华或苍凉或婉约,布鲁斯见过了全世界的景色最终还是选择了回到他的罪恶之都。在决定化身黑暗与罪恶为敌后,布鲁斯曾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美丽的太阳了,后来他才明白只是时间未到,总有一天他的太阳会自己飞到他的面前。


太阳。


在联盟成员“见了鬼”的表情中,蝙蝠侠抬手卷起了超人的一缕头发,看它在自己手中变成可爱的一簇小卷毛,顺着发丝摸了下去,一路滑到发尾,调皮的卷发似挽留般纠缠着蝙蝠侠的手指,发丝触及脸庞的瘙痒让克拉克忍不住抬手想要抚平被搭档带起的乱发,然后,两只手就这样相撞了。手指相触的那一刻,两个人都定在了原地,就这样凝视着,久到其他伙伴们忍不住以为他们俩就要这样吻了起来,两个人才不约而同般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属于他的太阳。


相比较而言,钢骨和沙赞对于阳光的感触总有相似之处。比利作为孤儿总是留连在各个寄宿家庭之间,既渴望温暖有想逃离虚假的关怀。在最后一次逃离寄宿家庭后,比利就这样枯坐在运动场的台阶上整整一夜,想了很多又像什么都没想,直到天亮,清晨的阳光洒在绿茵地上,比利才看见自己对面远处的台阶上也坐着一个黑人青年。


维克多本来并没有彻夜不归的打算,可他的父亲又一次的沉浸在研究中忘记了他的晋级赛。比赛结束后维克多实在不愿回到毫无人气的家,只是坐在运动场内,或许他还渴望着自己的父亲发现自己没有回家出来寻找他。可从半夜到临晨,维克多终究没有等来属于他的呼唤。当他起身的那一刻,他看见了对面的小孩。或许沙赞和钢骨注定成为朋友,他们的眼中都有相同的孤独。


黑色帮助人思考,黑暗中总是能够想到一些曾经被自己遗忘的故事,或许它从没被遗忘,只是被深埋在了心底。


然而光明总是还要来临的。


像是一把淬铁的利刃割开了黑幕,剑刃上反射的辉光就这样猝不及防的透进了所有人的眼底。一道又一道,光明的异军突起打得黑暗溃不成军,寒风带走了沉重的黑云,半圆状的光团跳跃着挤开了沉重的夜色,由远及近的照亮了阴沉的海平面。像是圣光洗去了一切的黑暗与罪恶,天空由深蓝转为湛蓝,海水由墨绿变成了碧波,转瞬之间天地一片明朗,刚才的一切阴暗与悲伤都如幻觉般消散了。


“日出了吗?日出了!这么快!我还没有看清呢!我可是闪电侠啊!”


一圈圈的残影掠过眼前,极速者兴奋的声音绕着大家的耳边传来,沙赞随后也加入了其中。谁还能在这片快乐的气氛中保持沉默?即使是蝙蝠侠都忍不住嘴角上扬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回去的飞机上,巴里拉着哈尔和沙赞叽叽喳喳的讨论着刚刚的日出景象,向钢骨讨要着他的机械眼中拍下的照片。


神奇女侠坐在桌边看着自己眼前的这群孩子托腮凝眸,眼中是无尽的笑意。这时最别扭的那个孩子接近了自己。


“戴安娜,虽然还不确定,但我想你应该很需要知道这条消息,关于史蒂夫·特雷弗上尉的消息。”


靠在电脑前浏览者机密文件,女侠眼中的光彩愈加动人。戴安娜想,自己也该去找自己的太阳了。

——————————————————————

我到底写了什么玩意儿,这不是我的风格,我之后还是继续我的沙雕风好了。


塔尔塔罗斯是古希腊神话的地狱  克拉肯是北欧神话海怪


绿红绿关系已经确定了,沙赞还没成年和钢骨还是纯友情。


海王刚继承亚特兰蒂斯,还是一条单身鱼,会不会脱单就看还有没有续文了。(海王:?)


神奇女侠2还没上映,不知道史蒂夫是怎么回事。我不管,我要在自己的文里甜回来,之后WW就要去找他的小太阳啦!


蝙超暧昧期,还差临门一jio。

本蝙撩酥皮头发那里承载了我对亨超没有小卷毛的怨念。


之后可能会有:

夏季和WW史蒂夫去吃冰淇淋【顺便虐狗】

秋季和酥皮去收玉米【玛莎的苹果派啊】

冬季去韦恩庄园打雪仗【老爷:你们走好吗?让我自己看上去更孤独一点。阿福:不可以:)】



评论(14)

热度(80)